2019-2023年中国茶叶行业影响因素分析

作者: 来自:中投投资咨询网 时间:2019-02-18
分享到:

一、有利因素

(一)多元化挖掘茶叶资源

茶从唐朝时期开始,就已经从一种植物元素,发展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失的重要内容,尤其是此时茶叶生产力水平的突破性发展,不仅造就了茶文化机制,同时也形成了以大众饮茶为基础,包含了多种文化内涵和精神理念的茶叶产业。随着近现代社会文化交流体系得以生动构建,整个茶叶产业已经突破了地域上的限制,发展成为一种世界性茶文化,这不仅让茶叶资源的应用价值大大提升,同时也实现了茶文化资源内涵的生动构建。

结合当前快节奏的大众生活方式看,如今人们极其渴望能够寻找到一种安静、休闲的生活方式,而茶及茶文化的清新理念和饮茶方式,就成为大众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内容。此时对茶叶资源的发展应用,也逐渐突破了单一的局限性,发展成为一种综合性、整体性产业。当然,从当前整个时代发展的诉求与方向看,茶叶资源在挖掘与应用时,已经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茶叶产品应用,茶文化、茶舞、采茶戏表演,乃至茶文化等等都成为茶叶资源发展中的重要内容。

当然,在现代茶叶科学的推动下,将茶叶中的各种有益成分进行萃取和提炼所形成保健药品,以及开发的食品等等,也实现了茶叶资源价值链条的有效延伸,以及应用价值的最大化。如今,我们在应用茶叶资源,挖掘其价值内容时,既要注重横向的内容多元化,更要注重整个产业的纵向价值挖掘。

(二)“一带一路”带来战略机遇

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的实施将为我国茶叶产业的发展带来新的历史发展机遇。

一是市场空间巨大。“一带一路”沿线涵盖到全球44亿人口,这一区域是全球最重要的茶叶生产和消费区域,蕴涵着巨大的饮茶人口红利。中国茶叶出口金额较大的摩洛哥、乌兹别克斯坦、美国、日本和俄罗斯等国家,均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。

二是硬件条件改善。为了支持“一带一路”的基础设施建设,我国已主导成立了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亚投行,这两个区域性金融机构相互补充,共同促进有关国家和地区的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建设,加快推进亚太地区互联互通的一体化进程。尤其是地处内陆丝绸之路沿线的我国中西部地区,将极大改善交通条件,促进东部主要地区茶叶产品、人员进入中西部地区和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各国的便利。

三是出口通关快捷。随着国家围绕“一带一路”不断推出措施消除投资贸易壁垒、提升通关便利化,“一带一路”区域内开展茶叶贸易将持续获得政策利好。沿线各国签署合作备忘录,简化人民往来的签证手续,将极大方便人员和茶叶产品出入,“一带一路”国家发展战略是我国茶叶产业带来战略机遇。

(三)“互联网+”行动提供计划机遇

对于深度调整的中国茶叶产业而言,在经济新常态下,互联网将推动茶叶流通使命、流通经营和流通组织的变革。随着“互联网+”行动计划的铺开,互联网将不断颠覆传统茶叶产业的组织形式、商业规则、产业链条、竞争格局,延伸出很多新的商业模式、销售模式。

一是颠覆以生产企业为主导的传统思维。企业将运用互联网、大数据研究消费者的需求和变化,特别是研究新一代消费者的需求和偏好,以此调整企业的发展规模、产品方向和创新内容。

二是改变传统茶叶营销理念和方式,为茶叶市场细分提供了现实可能性。茶叶企业未来需要用大数据精准定位目标客户,提供精准服务,并以精良的服务实现与客户的密切互动,为不断改进产品质量、推动产品创新提供可能。

三是对传统茶叶销售提出挑战,要求重新构造产品分销渠道。互联网促进了商流、物流、信息流、资金流通过电子商务能够实现融合。大大压缩中间环节、降低成本、提高流通效率,必然不可避免地对传统分销渠道、组织和环节进行冲击和重构,创新出新的渠道和方式。

四是对茶叶传统品牌传播渠道和方式提出挑战。未来在互联网,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,精准化传播将成为重要的传播工具,微信营销等方式可能对人们的购买决策产生影响。“互联网+”将重构茶叶行业竞争格局,打开茶叶产业发展的新时代。

二、不利因素

(一)茶叶生产资源消耗度高

茶园良种化程度虽有大幅提升但认证率偏低,有机茶认证茶园不足一成,茶园综合管理水平不高,针对灾害防治、土壤改良、综合管理等领域的服务机构数量和服务范围有限,茶园建设仍处于被动应付而非主动规划管理的初级阶段,部分茶园存在违规施用农业投入品现象,直接制约茶叶食品安全水平提升。茶叶生产加工中,清洁能源普及度低,部分地区仍以烧柴烧炭为主,能耗高、污染重。

(二)生产方式制约,资源利用率偏低

茶叶生产仍以名优茶为重点,原料侧重细嫩茶青,造成生产资源部分浪费,茶叶单产偏低而茶价偏高,国际市场竞争力不足。从种植栽培到采摘加工环节对劳动力依赖度高,仍存在家庭式、作坊式生产,茶叶机械化生产连续性差、全程覆盖率低,阶段性劳动力短缺现象严重。茶园现代化管理技术水平不足,缺少统一规划,生产效率低、成本高、资源利用率低。

(三)产业延伸有限,结构单一

产业仍以常规茶叶产品销售为主要产出,产品附加值高的深加工和服务业规模有限、延展不足、产能过剩缓解能力有限。现有的生产资源未能完全实现生产支撑向服务支撑的转化,产业向微笑曲线两端的延伸有限,新型业态与整个产业互动性差,对产业支撑能力弱。生产跟风问题普遍,产品同质化严重、内部竞争激烈、区域间差异化不明显,现有资源优势开发和市场预判不足。

(四)经营方式落后,社会化生产融入不足

经营方式未跳脱行业局限,社会综合生产资源引入力度不足、对产业提升贡献率低,对新资源、新技术、新模式的采纳和利用相对偏低。茶叶品牌影响力和拉动作用有限,缺少专业化营销服务机构支撑,品牌价值释放度低。生产主体培育不足,虽已孕育了一批规模企业,但生产规模仍偏低、区域拉动能力有限。

新闻评论
您的大名: (点击这里注册)

友情提醒:评论请限制在100字以内,有长篇大论欢迎到论坛发表:)